“底板行动”:赫尔曼·戈林在1945年新年的最后一搏
2020-03-18 

1944年底,面对越来越严重的帝国防空战形势,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总监加兰德将军一直在筹集一支兵力庞大的战斗机部队,准备在空中重创美国陆航的昼间空袭力量。但是,在11月中旬,他的希望破灭了——希特勒把他的部队抽调走,参加他亲自计划的 “阿登反击战”。

图片 1

泰菲尔德的继任者是在东线有255个个人战绩的天才年轻飞行员——沃尔特·诺沃特尼少校。第262试飞大队也被改编为“诺沃特尼”大队。

图片 2

译者注:本文原文刊载于2008年10/11月刊的美国《大战中的世界》杂志上,原作者是凯利·贝尔。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1944年7月25日,一架隶属于英国皇家空军第544中队的哈维兰蚊式侦察机在慕尼黑附近遭遇了一架Me262。皇家空军飞行员A·E·华尔中尉随即加大油门并推杆让蚊式进入俯冲状态以增加速度,并向左急转弯,通常这一套机动对于摆脱纳粹空军的战斗机非常有效。但这次Me262却很快就追上了他。华尔发现很难甩脱追击者,在逃入云层之前,Me262居然从容的对他进行了3轮开火。这就是盟军飞行员第一次遭遇Me262时的情景,事后华尔在谈到这种德国空军的新式战斗机的时候仍心有余悸。

佩尔茨少将的狂想——底板行动示意图

1945年1月1日,英国皇家空军第142联队下属的中队指挥官狄金森早早地就起床了,并以此来迎接新年的到来。他的中队驻扎在比利时沿海的一座名为“诺克-德祖特”的机场里。在这个寒冷的早晨,站在机场俱乐部平坦的屋顶上,他听到了一阵发动机的噪声。他起初以为是一队从英国飞来的、隶属于皇家空军的“喷火”式战斗机,这些飞机正在前去扫射位于内陆更深远的地方的德军V-1和V-2导弹发射阵地的途中,在此降落加油。然而,一阵猛烈的机关枪和航炮的开火声让狄金森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诺沃特尼”大队宣称取得了5个战绩:8日击落了一架蚊,16日击落了一架B-17,24日击落一架洛克希德P-38,并在26日击落喷火式侦察机和蚊式侦察机各一架。

为配合希特勒的地面攻势,野心勃勃的迪特里希·佩尔茨(Dietrich Peltz)少将亲自策划了 “底板行动”。该作战核心就是:除了北部的Ⅳ./JG 5大队,以及保卫帝国领空的JG 300联队和JG 301联队外,德国空军其它的战斗机单位全部参战,战斗机在低空进入,采用了打了就跑的战术攻击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北部的11个盟军机场。

“底板行动”中迫降在布鲁塞尔附近Fw 190D9战斗机

9月,希特勒撤消了关于“所有的Me262必须作为轰炸机生产”的命令。同期随着Jumo004发动机的大批量生产,使得这一时期德国空军接收的Me262的数量大增,9月这一数字达到了91架。“诺沃特尼”大队在这一时期接收到装备着Jumo004的23架Me262A-1a,这极大的增强了该部队的实力。9月3日,该联队首次使用了这批新的Me262。4天后,这支部队被派遣到了德国西部的奇莫的前线机场,正式进入战斗值班。

“阿登反击战”的地面行动在12月16日开始进行,由于气候恶劣,佩尔茨将军的“底板行动”直到来年元旦才正式发动,对于Fw-190部队的飞行员来说,“屠夫之鸟”的新年任务开始了。

蜂拥而至的是纳粹德国空军的梅塞施密特Me 109战斗机和福克·沃尔夫Fw 190战斗机,这些不速之客掠过了狄金森所在机场的空域,扫射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所有目标。狄金森从屋顶上跳下,冲进俱乐部中抓起电话,叫通了值班军官。听到狄金森声嘶力竭的报告后,对方却不紧不慢地回答说:“今天是1月1号,老兄,不是4月1号。”片刻之后,这位值班军官突然大喊:“我的天呐!”电话听筒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刚开始部署到前线机场的时候,Me262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虽然Jumo004B-4发动机比它的前辈们更为可靠,但依然存在许多问题。它的寿命仍然很短,仅仅只能工作17个小时。另外和许多新服役的战斗机一样,Me262本身还存在着一些结构上的问题:首先,由于资源的匮乏,Me262的轮胎材料是人工合成的再生橡胶。当时纳粹空军的其它战斗机的轮胎也使用同种材料,但由于Me262的着陆时速度比其它任何德国战斗机都要快,这种材料经受不了剧烈摩擦,因此Me262在降落时经常发生爆胎的情况。其次,Me262采用的前三点式起落架也存在结构强度上的问题:从前线机场上高速起飞以及降落会对它的前起落架造成致命的伤,所以经常有Me262在起降时折断前起落架的情况发生。另外,Me262飞行时,涡轮喷气发动机尾喷口的震动有可能造成整个平尾的共振从而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图片 3

短短几分钟之内,诺克-德祖特机场就变成了一片废墟,然而这个悲惨的早晨才刚刚开始:西方盟国即将遭受他们自“突出部战役”发起以来的第二次猛烈冲击——这一次德军的打击是从天上来的。德军利用晴朗的天气对盟军发动了大规模空袭,这将是纳粹德国空军的最后一次攻势,行动代号“底板”。

Me262处于起飞和降落时非常脆弱的这一软肋很快便被盟军飞行员所发现,因此盟军飞行员常在Me262起降时,对其发起攻击。为了保护正在起飞和降落的Me262,每个部署了Me262的机场都配备了一些强劲的福克沃尔夫Fw190D,另外还在Me262起飞和降落的航道上布置了大量的20毫米和37毫米轻型防空炮以吓阻盟军的战斗机。

描绘JG 3在底板行动中攻击盟军机场的艺术画

天空上的“阿登反击战”

虽然这些措施可以减小Me262起飞和降落时的危险,但由于这些Me262部署的前线机场位于盟军战斗机的打击范围之内。因此,自头顶俯冲而下的盟军战斗机始终是Me262所需要面对的严重问题——即使Me262的爬升速度再快,也比不上盟军活塞式战斗机俯冲时的速度。

1945年1月1日天刚刚亮,德国空军各个单位飞机起飞直奔自己的目标,其中很多飞机都由少量Ju 88夜间战斗机带路。当天最成功的攻击行动是JG 3联队执行的,在早上7时整,Ⅳ./JG 3大队代理指挥官齐格菲尔德·穆勒(Siegfried Müller)少尉放出该大队飞机,直取荷兰埃因霍温机场,此地驻扎着八个皇家空军“台风”战斗机中队和三个“喷火”战斗机中队。但是,攻击行动开始进展并不好,穆勒后来解释称:

1944年的夏秋两季,盟军冲出了诺曼底,一路打过了法国,在前往莱茵河的进军中击败了德国国防军。然而,在纳粹德国的边境地区,由于补给短缺和德军在许特根、赖斯瓦尔德和阿登地区的顽强抵抗,盟军停止了推进。尽管美国陆军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已经取得了法国上空的制空权,但纳粹德国的空军部队却能够撤退到前线后方足够远的安全距离上。在那儿,德国空军吸纳了来自本土的新的人员和武器装备——当时 纳粹德国的军备部长阿尔伯特·斯佩尔把德国不断缩小的工业区的产能利用到了极限,以保持德国制造业的生产力。事实上,在1944年后期,德国工业界生产了创纪录数量的飞机,并将受损的飞机修复后重新投入使用。新型号也出现在了德军的装备序列之中,如Me 262喷气式战斗机和Ar 234喷气式轰炸机。

图片 4

纳粹德国空军的Me 262喷气式战斗机

10月7日,“诺沃特尼”大队第一次一次性出动了5架Me262拦截轰炸德国中部的美国重型轰炸机编队。当时美国空军361航空队的P-51正在奇莫机场附近15000英尺高空巡逻,当美国飞行员发现有5架Me262正在滑跑起飞后,他们在Me262刚一离地的时候便俯冲了下去,打掉了1架正在加速的Me262,另外还有2架Me262在其后袭击盟军轰炸机时被击落。这就是该大队的一次多机行动,以牺牲3架Me262和1名飞行员的代价击落了3架盟军四发轰炸机。

1月1日早晨,计划为我们引路的2架Ju 88引导飞机因故无法出航,我们只得在没有引导飞机的带领下出击。早在两个星期前,我接到联队指挥官巴尔少校的命令,为JG 3联队准备此次攻击行动,为此,我仔细研究了埃因霍温机场的1×2米航空照片,我还必须对作战每个细节了如指掌,这就是为什么巴尔少校请求我执行早晨第一波作战任务,因为我有能力引导编队到达目标。巴尔少校和他的四机编队将在我们编队上方飞行,如果出现什么错误,他会及时干预。

1944年9月16日,阿道夫·希特勒命令德国空军上将维尔纳·克赖佩为发起新的空中攻势作好准备。这场攻势将与计划中的“守望莱茵”进攻作战协同展开,后者即后来以“突出部战役”而闻名的阿登地面攻势。希特勒认为,大规模的进攻可以粉碎西方盟军的战线,并让德国重新获得战争的主动权。

在西线战斗的第一个月中,“诺沃特尼”大队共击落了4架重型轰炸机,12架战斗机和3架侦察机,而自己也有6架Me262被盟军击落,另外还有7架毁于故障和事故,这样的战绩实在是惨不忍睹。可是缠绕在该大队身上的厄运远未结束:11月8日,诺沃特尼驾机和另外两架Me262一起升空拦截由P-51野马式战斗机护航的的B-24轰炸机群。起飞时3架飞机都出了问题,有一架没有起飞成功,诺沃特尼和另一架勉强起飞。但诺沃特尼所驾驶的飞机的一台发动机出了故障,在击落2架美国飞机后,他的Me262在被一架野马追击时莫名其妙的坠毁了,年仅24岁的诺沃特尼也在这次事故中死亡。美军飞行员一直坚持认为诺沃特尼是在战斗中被野马击落的,但事实表明诺沃特尼有可能死于发动机起火或者是德军的地面防空炮火的误击,而非死于战斗。

1944年10月21日,克赖佩上将命令7个战斗机联队和1个轰炸机联队开始从整个纳粹德国的各处机场向西线转移。11月14日,德国空军的最高统帅、帝国元帅赫尔曼·戈林发布了以下五条指令,概述了用于发起攻击的部队及其目标:

图片 5

联队的作战飞机飞抵目标没多少问题,Ⅲ./JG 3大队的Bf 109战斗机在英国空军一个“台风”飞机中队正要起飞时实施了攻击,紧随其后的是赶到的是Ⅳ./JG 3大队的Fw 190A-8/R2,这些突袭者用30毫米机炮将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机一一打爆。尽管盟军的高炮火力密集,被击落的德国飞机仍然是少数,埃因霍温机场的英国战斗机损失惨重,好在飞行员躲过一劫,损失飞机包括16架“台风”、15架“喷火”和2架“野马”战斗机,另有50多架飞机不同程度受损。与之对比,Ⅳ./JG 3大队在行动中仅损失5架Fw 190飞机,其中一人是14./JG 3中队飞行员奥斯卡·布施(Oskar Bösch)上士,他描述当天埃因霍温机场的混乱场景称:

由下辖3个战斗师的第2战斗军对西线前线附近机场上的盟军战斗轰炸机发起空袭。

无论怎样,诺沃特尼之死对整个“诺沃特尼”大队,甚至期望德国空军高层是一个沉重打击。那天刚好阿道夫·加兰德准将正在奇莫机场视察以调查Me262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原因,他在地面指挥所亲眼目睹了诺沃特尼坠毁的全过程。他意识到诺沃特尼被赋予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者被要求驾驶着这种革命性的新式战斗机在敌方取得绝对空中优势的地区战斗,许多德国飞行员都缺乏必要的训练,而且飞机的状况也非常的差,连一天能出勤5架次Me262的情况都极为罕见。加兰德被迫下令该大队撤到德国境内的利岑菲尔德,进行更多的训练,并且针对Me262在实战中暴露出来的缺陷作出相应的改进。加兰德意识到将这种并不成熟的新式战斗机小批量投入战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只有当更多的Me262装备部队时,才能对盟军的空中优势发起冲击。

第2战斗军将提供战斗机用于掩护陆军,以使后者在阿登攻势期间能够自由行动。

在相对安全的巴伐利亚州,以“诺沃特尼”大队为基础组建了第7战斗机联队,德国空军从各个联队抽调了许多优秀的飞行员加入到JG7。原该大队则成为了JG7的第3大队,由埃里希·霍哈根少校任指挥官。它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支全部由喷气式战斗机所组成的联队的核心。这时的JG7共装备有90架Me262,第3大队将其具有实战经验的飞行员分派到了其它两个大队去教授驾驶喷气机作战的技巧。同时,JG7也被命名为“诺沃特尼”联队,以纪念他。

在穆勒少尉的带领下,我们抵达了埃因霍温上空,随后我们拉起开始攻击当地机场。不久,机场一片混乱:旁边停放着1架‘台风’战斗机的油库被击中起火,很快在我的Fw 190座机前爆炸。在极短的时间内,整个机场被火焰和黑烟所覆盖,在经过4-5轮的攻击后,这里的能见度几乎下降到零,1架Fw 190飞机在我的前方几米处穿插而过。在第一次或第二次攻击后,每个人都独自穿越机场实施了攻击,这种情况下活着逃出去简直就是奇迹!

当德军的装甲矛头按照计划穿越默兹河期间,主要由第4对地攻击联队协同展开作战,德军装甲矛头的最终目标是港口城市安特卫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第3航空师将使用其喷气式轰炸机和夜间攻击部队攻击敌人的机场。

图片 6

装备容克斯Ju 88飞机的第2夜间战斗机联队也将作为夜间攻击部队使用。

另一个角度的艺术画,展现JG 3的空袭

德军直到战争很晚时才怀疑,盟军有可能破译了他们的密码,因此在将飞机和飞行员向西线战线后方集结时,纳粹最高统帅部对整个项目进行了完全的保密。事实上,直到12月20日,即“突出部战役”开始四天后,盟军的密码专家才截获并破译了德军的无线电通信,这可能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线索,表明德军即将开展一次大规模的空中进攻。这条无线电情报来自第3战斗师,并确定了用于执行“特殊任务”的紧急降落地点。不过,盟军的情报人员却误解了这份情报,他们以为指的是用于支援已经在阿登地区发起的地面攻势的空中设施。

当天另一个成功的行动是JG 26联队和Ⅲ./JG 54大队的Fw 190D-9飞机对比利时布鲁塞尔赫林贝亨和布鲁塞尔埃韦勒机场的攻击。由于德国空军情报部门未及时掌握情况,布鲁塞尔赫林贝亨的英国皇家空军第132联队的“喷火”战斗机已经在几天前撤出,只留下几架没用的飞机用于迷惑德国飞行员。在当天8时15分,Ⅰ./JG 26大队和Ⅲ./JG 54大队60余架Fw 190D-9飞机在普瑞勒中校的率领下从福斯特瑙(Fürstenau)机场起飞,鲍里斯少校的Ⅰ./JG 26大队先起飞,紧随其后的是Ⅲ./JG 54大队。这两个大队的飞行航线非常靠近荷兰南部地区,在这里,德国的V-2导弹也在发射攻击英国境内盟军目标。显然,这里是高度保密和禁飞的地区,地面高炮林立,德国飞机途经该地时,德国地面高炮立即开火,很快2./JG 26中队指挥官昆茨中尉在豪达上空被击落,他虽然幸存,但伤势严重。Ⅲ./JG 54大队在该空域也被已方高炮击落几架飞机,之后,该大队飞机靠近布鲁塞尔赫林贝亨。随着目标的靠近,德国飞机遭遇英国一个中队“喷火”战斗机,英国的拦截只是暂时打乱了德国飞机航线,之后,德国飞机开始攻击皇家空军地面高炮,一位Fw 190D-9飞机飞行员尼贝尔少尉被击中后实施了迫降,他后来回忆:

希特勒正在和手下的将领们探讨作战计划

到1944年12月的最后几天,盟军的反击基本上已经阻止了德军地面部队在盟军战线上制造的“突出部”的进一步扩大。希特勒自负的最后攻势已经开始显露败相,但纳粹仍然坚信他们有最后的机会赢得胜利——在天上。当双方都在等待天气放晴以开展大规模的空中作战时,戈林为这场迫在眉睫的空袭赋予了新的代号“底板行动”,这场空袭最初被指定的代号为“重击行动”。“底板行动”预定将于1945年1月1日发起。

我率领的四机编队作战任务是消灭赫林贝亨机场的地面高炮,我们对敌人高炮阵地实施了三轮攻击,攻击时敌人的火力相当猛烈。当我第三次攻击后拉起飞机时,我的座机发动机被击中,我猜想发动机被高炮炮弹击中。我爬升到100米高度,我必须立即决定是跳伞还是迫降。我的飞行高度损失很快,最后我只得实施迫降。我发现一处家舍旁边有一块刚刚翻整的空地,我成功地实施了迫降。

希特勒在1945年的元旦广播中发表了讲话,他说:“全世界必须知道,这个国家永远不会屈服。德国将像只不死鸟一样,从它化为废墟的城市中崛起,并将被视为20世纪的奇迹而载入史册。”诚然, 纳粹德国距离其灭亡只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了,但此时它仍然具有强悍的战斗力。

德军空军来袭

实际上,尼贝尔少尉的发动机散热器被一只灰山鹑鸟击中了,不管怎么说,尼贝尔成功迫降让盟军得到1架完整的Fw 190D-9飞机,之后这架飞机被送到英国进行仔细检查。

当“元首”沉迷于他的演说时,德国空军正忙于准备另一场战斗。德军的第1战斗机联队下辖3个大队,在1944年夏季的诺曼底战役期间,该联队是保卫德国“大西洋壁垒”的纳粹空军特别部队的一部分,不过该联队已被美国陆军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消灭。第1战斗机联队被撤回德国国内进行了重新装备,并接受了新的飞行员,到1944年12月时已经恢复了实力。在1944年的最后一天,指挥部位于荷兰特温特郊外的第1战斗机联队接收了更多的新型Me 109战斗机。晚饭后,指挥官命令他们手下的士兵立即上床睡觉,而且不准喝酒,这预示着肯定会有大事发生。

图片 7

德军飞行员在凌晨5点被叫醒。上级告知他们的目标是位于马尔德海姆和乌瑟尔的盟军机场,并仔细向他们简要介绍了该如何进行攻击。接受完命令后,机组人员登上飞机,于上午8点12分开始起飞。跟在一架担任领航任务的容克斯Ju 88双发轰炸机之后,德军飞机编队在寒冷的冬季天空中向西方飞去。担任领航任务的这架Ju 88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许多飞行员没有经验,需要将他们引导至目标上空。不过,这远远不是此次行动中唯一的不足。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这最后一个冬天,JG 26的Fw 190D正在雪地中起飞

Ju 88轰炸机

跟Ⅰ./JG 26大队飞行员一样,Ⅱ./JG 26大队的飞行员也在新年第一天的早晨5时整起床准备参加战斗,后者的攻击目标是布鲁塞尔埃韦勒机场,英国皇家空军几个“喷火”战斗机中队驻扎在这里。在Ⅱ./NJG 6大队的2架Ju 88飞机的引导下,哈克尔少校率领他的大队在低空途经荷兰鹿特丹,飞越斯凯尔特河直奔布鲁塞尔埃韦勒机场。随着抵达目标空域,德国飞行员看到英国皇家空军第416中队的“喷火”战斗机正开始滑行升空。穿过密集火力的高炮阵地,德国Fw 190飞机用机载武器扫射机场地面目标,还有一部分Fw 190飞机专门驱赶少量已经艰难升空的“喷火”战斗机,8./JG 26中队维尔纳·莫尔格代理下士的作战报告称:

德国空军的规划人员对这次计划中空袭的相关信息进行了严格的保密。不幸的是,对德军来说,这次的保密工作做得太“严密”了。例如,没有人愿意通知德军防空部队关于这次任务的情况。当德军的飞机编队向目标飞去时,下方的高射炮炮手们不习惯在天空中看到大量自己人的飞机,而将其误认为是盟军的飞机并开火了。他们击落了3架Fw 190战斗机和1架Ju 88轰炸机。对一次旨在扭转空中局势的行动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德军的第1战斗机联队大约在上午8点30分飞抵盟军机场上空,德军的飞机纷纷开始俯冲,同时他们的航炮也开火了。尽管在马尔德海姆上空遭到了几名波兰飞行员的意外反抗,而且他们还击落了2架Fw 190,但来袭的德机仍然将盟军的机场设施炸成了一片燃烧的废墟:部署在该地区的14架“喷火”中,只有3架在攻击中幸免于难。然后,3架Fw 190战斗机继续向乌瑟尔飞去,扫射了停放在该机场的全部飞机:1架美军的B-17“飞行堡垒”、2架英国皇家空军的阿芙罗“兰开斯特”轰炸机和1架德·哈维兰公司的“蚊”式战斗轰炸机。

在第一波的攻击中,敌人所有的地面高炮就被消灭,随后我们自由地扫射停在地面的飞机,这些飞机整齐地排好队伍等着我们。在我第二波攻击行动中,地面到处可见火焰,黑烟开始腾空而起。第三波的攻击几乎就自杀性质的,因为我不得不俯冲到黑烟中去攻击目标,几乎是最后一刻我才看到目标。第四波攻击中,我改出俯冲都十分困难,我离地面太近了(改出俯冲根据速度不同有最低改出高度)。这种情况下,我只得放弃攻击返回基地。

当德国空军第2战斗机联队下属第2大队的30多架Fw 190战斗机开始攻击位于圣丹尼斯镇郊外的机场时,第131联队的那些波兰飞行员正在执行一次轰炸任务。当德军的福克·沃尔夫战斗机摧毁地面上的建筑物和停放的飞机时,盟军飞行员正开始从任务中返航。在与这些来袭的入侵者交手之后,德军发现这些来自波兰的外籍飞行员与他们在“不列颠之战”时的表现一样致命。在这次空袭中,德军损失了29架战斗机以及许多不可替代的飞行员。尽管如此,同样是在这次交战中,同盟国方面也有54架飞机被摧毁在了地面上。在战场的其他地方,破坏还在蔓延。

“底板行动”中盟军被摧毁在地面上的战机

随着Ⅱ./JG 26大队返回诺德豪恩基地,鲁塞尔埃韦勒机场留下9架“喷火”战斗机和16架“安森”通讯飞机的残骸,机场设施和其它机械设备大量被损毁。

比利时圣特隆的机场当时驻扎着美国陆军航空队的第48战斗机大队和第404战斗机大队。这两个战斗机大队隶属于第9航空队,他们飞的是P-47“雷电”战斗机,靠近前线部署,最近一直忙于在阿登地区空袭德军。德国空军二级下士西奥·哈特曼参加了对圣特隆的空袭,他后来对这次飞行任务描述如下:

图片 8

“1945年1月1日早上,我和我的同志们从尼达起飞,朝科布伦茨-亚琛的方向向西飞去。我们跟在Ju 88夜间战斗机的后方低空飞行。我仍然记得这一点,因为配备了天线的领航飞机看起来像头鹿一样。在沿着莱茵-美因走廊的整个飞行过程中,我们都受到了自己人的高射炮火的攻击。”

底板行动,被德国空军战斗机摧毁的P-47,所幸飞行员损失轻微

不过,德军的防空火力并不是空袭编队面临的唯一问题。美军强大的地面防空炮兵也对飞近目标的德军飞机编队进行了猛烈射击,共击落了90架飞机。美军第352战斗机大队的P-51“野马”战斗机和第366战斗机大队的“雷电”战斗机从阿希附近的一处机场起飞升空,他们的攻击给入侵者造成了进一步的损失,并瓦解了德军的进攻势头。美军的防空火力和战斗机拦截有效地阻止了德军对圣特隆的袭击,这是盟军对当天所有的空袭中最成功的一次反击。在倒霉的第2战斗机联队第1大队的飞行路线上,直到1992年还有德军飞机的残骸被发现。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