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之战许世友说了一句话,竟让邓希贤懵掉了
2020-05-15 

法卡山这个地方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石地区的边上,这个地方被分成了三个高地,海拔大多高500米左右,但是却在1980年的1月被越南占领了。

1979年,司令员许世友仍是不减当年啊,满怀激情地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中苏关系到达冰点,中国当时的国际形势也比较恶劣,既要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抗争,也要面对北方边境威胁,此时中国的主要压力还是在东南台海一线和北方中苏边境,越南趁机对中国有所动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越南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1979年中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对越南展开了回击。

占领法卡山的越军利用有利的地形,向我国边境的哨岗多次骚扰和挑衅。挑衅次数越来越多,骚扰次数越来越频繁,使得我国边民人心惶惶。对于越军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军事行动,中方忍无可忍,决定对发卡三采取必要的行动。

当时在广西前线,他是个司令,所以还须选个副司令。于是许世友便回想了那些与他出生入死的战友们,一个一个地在脑子里过筛,终于的点出了一个名字——刘昌毅。那时的刘昌毅还在任南京军区副司令,于是许世友便请他来了广州。刘昌毅人看上去虽是老了,但双目仍炯炯,心气依旧很高啊。

对越反击作战开始前,党中央对带兵统帅进行通盘的考虑,最终选定了两位身经百战的悍将,一位是打仗迅猛、敢打硬仗的许世友上将,这符合中央对此次战役做到狠准快的战役目的,另一位是曾经在越南抗法战争中作为中国军事顾问援越的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许世友负责东线作战,杨得志负责西线作战,双管齐下,许世友作为主战武将可谓是全力以赴。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981年的5月5日凌晨,法卡山收复战斗打响,这场战争历时57天。负责攻打法卡山的主要军队是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二营,其中有179名新兵加入战斗。

不能简单的说“许世友喝酒选将”。因为那是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比较才能得出结果,喝酒只是一个小小的侧面呢。何况,许世友对此也讲了很有哲理的一段话:学会打仗并不难,难的是,能舍命对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

1978年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决定和命令,东西两线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许世友接到命令后,在战前会议上提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就是全军以西线兵团直接穿插到越南的腰部位置,与东线部队合围后打一场巨大的围歼战。

而驻扎在广西宁明县的广西军区边防3师9团,以及41军123师则隐蔽在法卡山周围,任由战场调动。同时131师598团也被调入法卡山战役。

那么选将之后就是出兵啦,许世友带兵可是很有大将风度的。部队在向前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难,一路不断有报告,事多得让人烦躁。但是许世友可不紧张,也不着急,甚至根本不操那份心,直接就把报告给撂一边。他只管大的军事行动,下达命令就让各部队立马执行,如若完不成就以军法论处。

这个计划一旦成功实施,越南被包围的部队将多大三十余万,一战下来越南将再无还手之力,很有将越南灭国的意思,但作战方案报到中央后随即被否决,按照邓小平的意思是点到为止,教训一下就行。

可以说法卡山这个地方是我国忍了很多年,也是必须要收复回来的一个地方。对于这个地方我国不仅调用了大量的军队,参与战争的战士也是热血沸腾,很多同志甚至直接咬破手指写了血书。其中六年三班副班长,万美香在写书中写道:身为党而战,死与阵地亡。

在部队打下谅山后,中央便下令撤兵。但许世友缺迟迟不撤兵!

许世友带着不甘率部开赴前线,中越边境万炮齐发,仅仅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占领了越南北部众多重要城市和县镇,几乎摧垮越军战斗力,一路凯歌,正当许世友决定扩大战果时接到了中央下令撤军的命令,许司令是气呼呼的跑回了国内。

1981年的5月5日凌晨,所有的炮兵团都做好准备。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二营四连,在连长的带领下首当其冲,对法卡山的越军阵地发起冲击。

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迟迟不下命令。他伸出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全是平原了,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

心有不甘的许世友又向中央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另派一支精锐部队前往柬埔寨,吃掉正在那里作战的越军精锐,来一个釜底抽薪,彻底击垮越军骨干,使越南再无发动战争的力量。

刚开始战争的交火不到九分钟,我军就突破了越军的第一道防线。这时越军开始发起猛烈进攻,在4号5号阵地拼命用机枪还击,密集的炮火在我军头上飞过掉落下来。我军派爆破组先去炸掉敌军的几个暗堡和火力点,一时之间击毙越军38名,第一场收复法卡山战役取得胜利。

可是,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我们并不是毫无后顾之忧的,得要防备着有人会在我们的后面捅一下,所以沈阳军区方面压力很大,且中央也一再下令后撤。

许世友的这一想法令钟祥十分惊讶,考虑到国内国际众多因素,加上柬埔寨语中国并不接壤,经过讨论中央最终否决了这一作战计划。许司令不愧是我军悍将,此两个计划若是实现,越南将遭受前所未有的的重创。XLW

根据以上的战斗,我军为收复法卡山,用了竟高达57天的时间和越军激战。终于在1981年的6月7日凌晨,战斗结束我方收复法卡山。

许世友表示服从命令,同时又坚持拖一下:“拱一拱,我再拱一下……”

1979年,不减当年的许世友司令员,壮怀激烈地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在广西前线,他是司令,还须选个副司令。许世友捏着下巴踱步,回想他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一个一个在脑子里过筛,终于点出一个名字。

收复法卡山之后,越军又称多次向我军,法卡山阵地发射炮弹,但是没有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在此次战役中,我军一共伤亡154人。直到1984年的4月28日之后,越军再也没有对法卡山进行任何军事行动和武器行动。

许世友是希望将越南主力从柬埔寨牵回来。他对部队领导说:“我们再前拱一下,吓唬他们一下子!……”

“刘昌毅现在怎么样?”

但是在2008年12月31日,法卡山地区却为中方和越方两个国家治理。其中法卡山的1,2,3高地由中方控制4号5号高地归还给越南。XLW

他派兵出谅山几十公里。当时,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

“可能快退下来了,听说已经半休……”

1979年,司令员许世友仍是不减当年啊,满怀激情地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

接到报告,许世友哈哈大笑,捋起袖子,晃动着粗大的胳膊说:“吓屁了不是?撤了,屁滚尿流!”

“妈拉个×的,这一仗不让他打,以后就打不上了。就请他来!”

当时在广西前线,他是个司令,所以还须选个副司令。于是许世友便回想了那些与他出生入死的战友们,一个一个地在脑子里过筛,终于的点出了一个名字——刘昌毅。那时的刘昌毅还在任南京军区副司令,于是许世友便请他来了广州。刘昌毅人看上去虽是老了,但双目仍炯炯,心气依旧很高啊。

中国军队攻克谅山后,越南亲华代表黄文欢,都作好了回国主政的准备,当时,许世友也作好了攻克河内的准备,在收到要他撤退的命令后,他火冒三丈,导致他回国时,政治局没人敢去迎接他,最后习仲勋硬着头皮去了,结果在机场就被刚下飞机的许世友摔了个四脚朝天,之后,许世友骂骂咧咧的一个人摔手而去。

许世友虽然点了将,心里也不无犹豫,“但愿他宝刀不老。”

图片 4

许世友就是这么一个人。XLW

当时,刘昌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被许世友请来广州。人看上去还是老了,但双目炯炯,心气很高。

不能简单的说“许世友喝酒选将”。因为那是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比较才能得出结果,喝酒只是一个小小的侧面呢。何况,许世友对此也讲了很有哲理的一段话:学会打仗并不难,难的是,能舍命对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

许世友是个出了名的孝子,1959年许世友探亲,许母已经作古。许世友跪在母亲的坟边,喃喃自语:“娘,忠孝难全,你老人家健在时我未能服侍你,我死后,一定来为你守坟。”

“许司令,刘副司令到了。”陈良顺安置好刘副司令,去向许司令报告。“晚上我在家里请客,你多准备些酒,”许世友这样吩咐。

那么选将之后就是出兵啦,许世友带兵可是很有大将风度的。部队在向前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难,一路不断有报告,事多得让人烦躁。但是许世友可不紧张,也不着急,甚至根本不操那份心,直接就把报告给撂一边。他只管大的军事行动,下达命令就让各部队立马执行,如若完不成就以军法论处。

1956年,在中南海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中央领导默默地传阅着关于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实行火葬的《倡仪书》。当《倡仪书》传到许世友手中时,他不仅没有签名,还找到毛泽东,表示自己对火化的不理解。

谁也没见过许世友询问刘副司令的身体状况,更没见许世友和他谈谈对于现代战争有什么研究和考虑,只听到让准备酒。

在部队打下谅山后,中央便下令撤兵。但许世友缺迟迟不撤兵!

图片 5

喝掉三瓶茅台,还让上酒。他们开始只是叙旧情,回忆当年的九死一生。喝到后来,两人已是无话不说,敢争敢抬杠。

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迟迟不下命令。他伸出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全是平原了,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

1979年10月22日,许世友决定死后回到母亲身边,他有了土葬的想法。1985年刚过了元旦,许世友交代秘书给党中央写了报告,说自己来日不多,对组织别无他求,要求党中央在他死后实行棺葬,理由是自幼参加革命,报效生母不足。活着尽忠,死了尽孝,葬在老母坟边以尽孝道。

许世友酒气逼人地问:“酒喝三瓶了,还敢开瓶吗?”刘昌毅豪气冲天地说:“天下没有会喝不会喝的事,只有敢喝不敢喝的人,九死一生过来的人,死都不怕还怕喝酒?许司令喝到哪儿我就喝到哪儿!”

可是,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我们并不是毫无后顾之忧的,得要防备着有人会在我们的后面捅一下,所以沈阳军区方面压力很大,且中央也一再下令后撤。

1985年10月22日,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八病区告别了尘世,享年80岁。北京医疗条件那么好,许世友为何不愿去呢?当时,许世友就十分清楚自己肝癌的凶险,他怕到了北京,就回不了老家,那么,又怎么能实现他死后土葬的愿望呢?

这场酒喝下去,许世友云山雾罩,睡了一天。刘副司令醉了两天。

许世友表示服从命令,同时又坚持拖一下:“拱一拱,我再拱一下……”

一纸“特殊通行证”

许世友感动地说:“真是好汉一条,不怕死。副司令就是他了!”

许世友是希望将越南主力从柬埔寨牵回来。他对部队领导说:“我们再前拱一下,吓唬他们一下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将军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他经常在朦胧中询问报告是否有了回复。许世友要求棺葬的报告送到北京,中央领导和中央军委领导传阅,全国解放后,除了任弼时没有火葬,谁有这个胆量要求土葬?谁也作不了这个主。最后,报告送给了邓小平,请他拍板。

不能简单地由此而言“许世友喝酒选将”。那是多方面考虑比较的结果,喝酒只是一个小小的侧面。何况,许世友对此也讲了很有哲理的一段话:学会打仗并不难,难舍命对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他派兵出谅山几十公里。当时,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

邓小平最了解许世友,他想来想去,最后感到许世友毕竟是许世友,全中国只有一个,便在报告上批示:照此办理,下不为例。

选将之后就是出兵。许世友带兵有大将风度。部队向前推进,遇到困难很多,不断有报告来,事多得叫人发毛。许世友不紧张,不着急,甚至根本不操那份心,把报告扔一边。他只管大的军事行动,下达命令让各部队执行,完不成就军法论处。

接到报告,许世友哈哈大笑,捋起袖子,晃动着粗大的胳膊说:“吓屁了不是?撤了,屁滚尿流!”

图片 6

部队打下谅山后,中央命令撤兵。

中国军队攻克谅山后,越南亲华代表黄文欢,都作好了回国主政的准备,当时,许世友也作好了攻克河内的准备,在收到要他撤退的命令后,他火冒三丈,导致他回国时,政治局没人敢去迎接他,最后习仲勋硬着头皮去了,结果在机场就被刚下飞机的许世友摔了个四脚朝天,之后,许世友骂骂咧咧的一个人摔手而去。

10月26日上午,中顾委副主任王震受邓小平委托来到南京军区,郑重地传达了邓小平的意见。他说:“许世友在60年的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百死一生,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邓小平同志签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

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迟迟不下命令。他伸出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全是平原了,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

许世友就是这么一个人。

王震一连说了7个特殊,这在当今中国领导层中,谁能有这种评价和待遇呢?鉴于邓小平对许世友的这些高度评价,谁还能提什么意见呢?

可是,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我们不无后顾之忧,要防备有人在我们后面捅一下,沈阳军区方面压力很大,中央一再下令后撤。

许世友是个出了名的孝子,1959年许世友探亲,许母已经作古。许世友跪在母亲的坟边,喃喃自语:“娘,忠孝难全,你老人家健在时我未能服侍你,我死后,一定来为你守坟。”

10月31日下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南京向许世友遗体告别时,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的天空瞬间突变,电闪雷鸣,持续了20分钟后,天空又是一片晴朗。有人神秘地说:“老天爷哭了,它这是为许司令送行啊!”

许世友表示服从命令,同时又坚持拖一下:“拱一拱,我再拱一下……”

1956年,在中南海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中央领导默默地传阅着关于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实行火葬的《倡仪书》。当《倡仪书》传到许世友手中时,他不仅没有签名,还找到毛泽东,表示自己对火化的不理解。

墓穴中放着“宝贝”

许世友是希望将越南主力从柬埔寨牵回来。他对部队领导说:“我们再前拱一下,吓唬他们一下子!……”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