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越军顾问到越军克星:强悍的王牌师长张万年
2020-04-17 

广州军区负担着保卫祖国南大门的重任,黄永胜、李天佑、丁盛、许世友、吴克华、尤太忠、张万年、刘存智、朱敦法、李希林、陶伯钧、刘镇武、章沁生、徐粉林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首页>历史解密 > 从越军顾问到越军克星:强悍的王牌师长张万年

越南人对张总长的到访极为重视,接待工作隆重而热烈。欢迎宴会结束后,越南国防部为我们代表团举行了专场文艺演出。期间一些中老年的越军文工团员为我们演唱了许多歌,包括一些中...

广州军区首任司令员黄永胜是湖北咸宁人,1910年生,早年参加秋收起义,随部队到井冈山,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长征。

从越军顾问到越军克星:强悍的王牌师长张万年

图片 1

1967年,时任广州军区作战部作战科长的张万年突然从同事们的视线中消失。他的妻子只知道他去执行绝密任务了,但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一年之后,张万年回来了,体重掉了几十斤,妻子几乎都认不出他来了。这一年的神秘时光,他就是在越南度过的。他是中国派往越共的军事顾问,执行抗美援越的任务。

张总长对我们说,那一年的日子过得非常艰苦,一个越南联络军官带着一个排的越南士兵护送他前往越南中南部,他们在丛林中冒着美国飞机的轰炸,沿着胡志明小道前行,有几个越南战士牺牲了。他们没有粮食吃的时候,在丛林里逮住什么就吃什么。那是现在很难想象的艰苦岁月。在那段日子里,他听到最多的歌声就是今晚那些老文工团员唱的战时歌曲。而那位曾经护送他前往南部的越南军官就在文艺演出的现场。

张总长讲到这些时候,眼里闪着泪花。中尉的我那时并不能完全体验他的心境。

对越南的访问在怀旧的气氛中继续。我们最后抵达了胡志明市,也就是越战时的西贡。越战就是在这里结束的,张总长在当越军顾问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战争的结束。出了胡志明市,我们驱车向西,来到了古芝,这里已经离柬埔寨很近了。在丛林里,越南军官带我们参观了着名的越战古芝地道。这里的地道挖得很深,地下共有三层,地道很窄,美国大兵根本就钻不过去。我们跟着张总长就在这狭窄的地道里穿行,越南军官还为我们准备了战争年代的食物,张总长津津有味地吃着。

写到这里,一切仿佛不过是对战争年代的一种怀旧,无非是在印证着两国关系曾经的友好和一个老兵对于战斗过的土地的那份怀念。而我更愿意把时间推回到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的那一年。

我见过许多参加过这场战争的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为了我军的高级将领,也有许多人在战后从战士被提升为军官。我听他们讲起过这场并不精彩却异常残酷的战争,一场由久经沙场的老红军指挥,年轻士兵参加的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战争。但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越南人在战场上的残暴咬牙切齿,听他们讲起这段历史,仇恨就会在我的心中漫延。

图片 2

脱离战争已久的中国军队面对越南的山林起初进展并不顺利,伤亡惨重。但其中有一支部队表现出色,并改变了被动的战局,那就是我们的王牌127师。而当时的师长就是张万年,他担任127师师长长达十年之久。127师五战五捷,进展神速,自身的伤亡却很小。正面的越南部队也十分清楚他们的对手是谁,127师的战士曾在前线捡到越军的许多宣传传单,上面用中文赫然写着:“消灭127,活捉张万年”。

这就是历史,一个战将和一个国家。有关这段战争,我们现在已经很少谈起。在1994年的张万年上将的和平之旅中,他并没有和我们谈起这段战争的历史,我们都向前看了。世上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中国的外交已经进步,国家利益取代了意识形态成为中国外交的主导思维。

战争快过去28年了,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非常陌生。那些长眠于青山红土间的共和国军人当时差不多20来岁。随着中越关系的全面正常化,中越的陆地边界谈判也已圆满结束,他们曾经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土地有一些又回到了越南人的手中。他们的鲜血是否白流了呢?

世事无常。那些战死疆场的军人没有看到今天和平繁荣的中国,没有看到中越走向和平。但作为军人,他们无愧于自己的称号,他们永远应该是共和国的英雄,我崇敬他们。

张万年指挥对越作战公然反驳军长:打仗能带条令?

图片 3

自卫反击战打响时,张万年为“铁军师”师长。张万年熟悉地形和敌军特点,因此,敌军既惧怕又恼怒,打出了“消灭一二七,活捉张万年”的标语口号。

1979年3月3日19时,张万年接到军首长指示:因正面进攻某市的部队尚未赶到指定位置,总攻该市的时间改为4日早上7时。正准备渡河的某团二营和火箭炮营当即奉命停止行动。

张万年陷入两难之境。后面的部队停止渡河,已经过河的两个营就呈孤军突出之势。若夜间对方部队突然重兵压来,展开攻击,两个营势必背水作战。如果不撤回来,则有被对方吃掉的危险。可是,对方一旦重新占领河对岸,加强防守,再次渡河将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广州军区首长和张万年一样着急。是撤回,还是不撤?广州军区前指也在犹豫。军首长的意见是,将渡过河的两个营撤回北岸,他们提醒张万年说:“真的让对方一下吃掉两个营,损失太大,还是稳妥一点好。”

面对开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张万年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大脑急速运转着。他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反复考虑利害得失,很快定下了决心,并上报军首长:以攻为守,“指南打西”,搞乱对方的神经,提前瓦解对方重兵可能对我过河部队的攻击行动。

张万年的决心充满了勇气和智慧。军首长及广西前线首长批准了他的部署。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周世忠也对张万年的这一决心非常欣赏,他要军首长转告张万年:“沉住气,既要指南打西,就要打得像真的一样,炮火要猛烈,让对方整夜都处在惊慌失措之中。只要坚持到天亮,我们就赢了!”

图片 4

张万年以攻为守、指南打西,搞乱对方的行动奏效了。对方被我军炮兵和步兵的“异常活动”搞蒙了,匆忙进行了一夜的紧急调动,根本无暇顾及“铁军师”控制的渡口。张万年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充满凶险和不测的夜晚将平安度过。

张万年彻夜未眠组织指挥着战斗。这一夜,他整整抽了七包香烟!

正当张万年准备走回背后100米远无名高地上的指挥所时,前指所在的山头上突然传来一阵枪声。张金秋疾步跑来,向张万年报告,对方的特工队袭击了张万年的指挥车,车上被打了16个弹洞,译电员不幸牺牲。

前指刚刚恢复平静,电话铃骤然响起,军里指名要找张万年。张万年接过电话,是军长诸传禹,口气很严厉,连问两次他是不是张万年。张万年很纳闷。诸传禹说:“人家电台正在广播,说他们的特工队把‘铁军师’师部消灭了,还活捉了师长张万年,正在押送途中!

图片 5

”张万年火了:“胡说八道!”军长还不放心,要张万年说出自己的位置,张万年说:“我就在河岸边。”并报告了具体地名。“离前沿多远?”“100米。”军长因担心他的安全而发火道:“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张万年半开玩笑地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他非常清楚,在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指挥不靠前是绝对不行的,这也是他在溪山学习考察的亲身体会。

4日6时30分,某团一营、三营分别占领进攻出发阵地。由于二营未能按时渡河和占领进攻出发阵地,张万年紧急命令该团改变部署,改由三营主攻,二营担任预备队。7时,战斗开始。经过激烈战斗,“铁军师”提前完成了第三阶段的战斗任务。

越军女兵太强悍:张万年下令摧毁越南女兵排

1979年2月17日清晨,在中央军委的指令下,对越反击作战打响了,我边防部队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的打击掩护下,从广西云南两个大方向,以排山倒海之势,用强大的兵力,分成13路,跨越中越边境战线,向越军发起全面反击作战。

我边防部队127师为东线战区第一路,从广西宁明县爱店镇边境战线上,向越方支马地区守敌,发起反击作战。经过几天的英勇善战,我师全歼驻防在支马地区16个高地的全部守敌,消灭敌人共计一个加强营,取得反击作战首战告捷。

图片 6

长条山位于越方支马地区和绿平县城之间,是敌方绿平县城外围驻点之一,一条简易的土面公路,从支马地区通向绿平县城,也是我军前进的唯一道路,重要道路和必经之路。

从表面上看,长条山既不巍峨也不高大,但是树木丛林,杂草丛生,怪石嶙嶙,密度之大,便于隐藏,敌方阵地A型和S型战术通道紧紧相连,坚硬牢固,分上下两层,高射机枪6挺,上下各3挺,装备配置较好,火力强大,弹药充足。

山上山下,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能相互支援,协调作战。驻防长条山守敌,是越方凉山特工大队绿平分队的一个女兵排,该排女兵27人,少尉1人,中尉1人,合计29名。(敌方资料来源于此战结束后,我方从守敌阵地缴获翻译得到的)长条山北面为我军攻击正面,地形较为平坦,稻田成片,视眼开阔,十分有利于越方守敌打阵地战,打狙击战。该阵地南面为越方纵深腹地,山连山,森林成片相连,非常有利于守敌隐蔽逃跑,迅速撤退,并分股打游击之战。

为了更多的消灭敌人,为了减少我先头部队不必要伤亡,为了大部队迅速向越方纵深打击前进,师首长张万年决定,急调我军坦克部队坦克4辆,立即投入战斗。在坦克部队的掩护下,在我方炮火再次打击掩护下,我先头部队再次发起攻击,参战人员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猛打猛冲,一鼓作气,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敌我较量拼杀,最终参战将士将长条山之顽固守敌全部消灭。我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后,缴获敌方大量武器弹药。

图片 7

同时,参战人员也惊讶的发现,死在战壕之中的全部是越南女兵,她们上身无军装,下体无军裤,光着脚,只穿背心和短裤,肢体分离,血流成片,可见战斗的场面十分残酷和震惊。越南女兵的战斗作风及宁死不降的顽强精神,使我参战人员深感惊叹。出于国际法人道主义精神,我方将越方死亡女兵就地埋葬。

长条山之战,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道之师!文明之师!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央军委下达集结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万军人奉命集结在云南至广西的772英里的边防战线上,二十五日,我军完全封锁中越边境全线。1979年2月17日凌晨,我军炮兵部队数十万发炮弹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有生力量,我步兵部队全面进攻,直到我军攻下谅山,深入越南40多公里,从2月17日至3月5日宣布撤军,短短17天,双方合计伤亡10万以上,日均6000人,用血流成河来描述这场边境战争绝不夸张。

当年尘封的中越自卫反击战残酷的战事内幕

1、首战两天伤亡4000多人

2月17日6时25分,我广西至云南772英里边防部队阵地,以猛烈密集的炮战开始轰击越军阵地,持续近一个小时的炮轰,基本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的有生力量,我军坦克部队配合步兵开始向越军阵地纵深推进,然而,我军猛烈的炮战并没有致命打击消灭久经战火熏陶的越军主力,我军步兵遭到了越军的顽强抵抗。由于我军深受文革乱军的影响,单兵素质,远不如越军,加之我军大部队行径作战,伤亡巨大。17日,东线部队在我军炮兵的猛烈炮轰之后,开始了友谊关突破,然而,无论是基层指挥员,还是战士,都缺乏实战经验,战士冲击时队型过于密集,越军的炮火,自然是会钻进我军战士的躯体,伤亡惨重。

图片 8

17日、18日,我人民解放军部队广西和云南战场,传来两天伤亡达4000多人的消息,而且战场大批伤亡人员出现,更使我军后勤部门措手不及,无力全部救治,伤员死亡很多,教训深刻,我军前线指挥机关和中央军委震惊了,中央军委和东线指挥许世友,西线指挥杨得志,命令我军后勤部门增加部队加大抢运伤员的战斗,把战场伤员运回后方治疗。我军进入实战初期,死亡率确实相当高,个别连队伤亡甚至到达了百分之九十,一般作为尖刀连的部队,最后一个连回国的一般只有十几个人,一个班剩下不到一两个人。我军前线指挥机关面临战场现实,善打游击战的许世友,立即改变作战部署,直到2月底以后,我军的伤亡才逐渐减少。

查阅1983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档案,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军歼灭越南正规军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我军伤亡2。7万人,其中阵亡将士为六千多人,负伤战士为2。1万多人。但从另外的资料显示:中越伤亡总数近乎相等,中方约6万多人,越方不到8万人。但中方伤亡中,伤者占大多数,死亡仅6000余人。越方则死亡率很高,死亡人数约近5万人。

2、500多名烈士不是倒在敌人枪口下死亡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放军阵亡将士六千多人中,有五百多人并没有死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死在了当时解放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手中。文化大革命时期,部队受到冲击,兵工厂生产质量下降,武器低劣,结果在战场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尖刀连,我军士兵的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冲锋枪开两下就卡壳,甚至炮弹在炮膛里就爆炸的事情非常多,许多战士都因此牺牲了。在受伤战士中,因自身武器质量问题而负伤的战士也占据了相当的比例。

3、中越自卫反击战为什么不进攻河内

图片 9

1979年2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动用20万人的兵力,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在两个星期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以伤亡惨重向越南一方推进约40公里。2月20日,西线大军攻克老街,经朗多、封上,3月4日攻克沙巴。东线大军同日攻克谅山,越北各重镇为解放军控制。而谅山以南皆为平原地带,适合中国装甲部队作战,越军再也无险可守。但是,我军刚从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中走出来,单兵素质差,指挥员合成指挥能力低下,武器装备落后,综合作战能力不强。我军的坦克质量很差,很容易就被越军摧毁,发射的炮弹不会爆炸,有的炮兵部队在战争头一天所发的炮弹的数量比过去20年所发的都要多。

而越美战争刚刚结束,作战经验丰富,他们使用的是握着缴获美军的装备、苏联援助的大量军火和过去中国支援的军火,越军士兵普遍装备AK冲锋枪,而中国士兵还在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战士就连钢盔都没有装备,我军一个四O火箭筒阵地遭越军炮击,弹片就从班长李建国右侧耳朵上缘将半个头顶削去,脑浆崩了一地,当场牺牲。越军炮兵尤其了得,打得奇准不说,炮的单口径就比中国军队使用得大,且射程远,威力大。

二是对战斗英雄的爱“自古英雄惜英雄”,张万年本身就是一位智勇双全的猛将,对作战中能奋不顾身、英勇杀敌的战友充满崇敬之情。第三次哭,被身边战斗英雄激励;第九次哭,祭奠南疆英烈;第十次哭,怀念老战友;第十二次哭,被英模感动。这四次流泪,都出于对战斗英雄的爱。

三是对普通战士的爱“基层第一,士兵至上”是人们对张万年以情带兵特点的总结。邓小平同志1993年曾亲口对张万年讲,“你是一个真正带兵的人”,他认为这是领袖对自己的最高评价和奖赏。张万年有四次流泪表现出了对普通战士的真挚感情。第九次,祭奠南疆英烈,面对大多数生前都是普通战士的英烈,他哭了大半夜。第十二次,也是被一名战士的献身精神所感动。第十三次,看到战士在大冷天训练,爱兵如子的他“突然落泪”。

图片 10

四是对领袖的爱毛泽东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了从半封建半殖民地到社会主义的历史跨越,邓小平使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走上了正确道路。张万年有三次流泪,都把对党、国家、人民的爱集中表现在了革命领袖身上。第六次,首次见到毛主席;第八次,痛哭毛主席逝世;第十一次,感怀邓小平逝世,都反映了他对领袖深深的爱。

五是对党、国家和军队的热爱通过在革命战争中的磨砺,张万年的爱由朴素到高尚,由对亲人的爱上升到对党、国家、军队忠贞而崇高的爱。他在《读有感》中写道:“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当党、国家和军队的事业遭受挫折时,我个人也无一幸免。”张万年把自身与党、国家和军队的命运紧密相连,体现了对党、国家和军队的无限热爱。他的第七次哭是在文革中因被误解而伤心落泪,但就是在那样的境遇中,张万年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党的事业的信仰和对领袖的信赖。

1979年,我军就吃了越军远程炮火的大亏。我军的通讯指挥系统极其落后,仍停留在五六十年代水平。东线军区前指许世友司令下令:“歼灭之!”的命令,传到下面却变成“原地组织防御”,致使歼灭目标越852团经过扣屯以南公路溜出重围,导致穿插迂回高平敌西侧后的战术企图归于失败,就是一个大笑话。空军方面,苏联援助的米格21和米格23歼击机已是越军制式装备,而同时期中国还在使用歼6,即米格19。因此,在攻打谅山、老街等其它边境城市的时候付出的代价很大。所以,在打下谅山之后进一步行动,对解放军是很不利的。从中国军队暴露的问题来看,1979年时的国军队作战的方法,还跟50年代差不多。中方没有出动空军,因为那时候的战斗机,特别是歼击机没有全天候作战能力,白天可以作战,其它时候作战能力不强。现代化的战争是不可能这样的,所以空军不可能在越南有什么作为。

图片 11

1979年中越战争其惨烈程度直逼朝鲜战争。昆明军区在对对越自卫反击战总结时提到:“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军牺牲 6900余人,伤14800余人。2月17、18日两天,伤亡达4000多人,后勤部门措手不及,无力全部救治,伤员死亡很多。”也许中国人至今都还记得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描述的浴血场景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背后是无数士兵生命的代价。1984年的老山战役中,中国军队牺牲939人,支前民工64人,山头被炮火削平几公尺,地表阵地一片焦土。

西方媒体在中越战争的报道中指出,中国解放军仍然依赖队形密集的步兵,用“人海战术”冲击敌人的阵地在越南付出了巨大代价。我军高级参谋人员,虽然个人骁勇善战,但年龄老化,不愿放弃传统的防御战,对进行一场现代战争毫无准备,在重武器装备和用兵理论方面同越南人相比大为逊色。我军士兵在战场上只认识自己的指挥官,作战中一旦指挥官阵亡后,军服又没有军衔识别符号,士兵不承认新来的陌生人是他们的长官,作战单位也随之解体和混乱状态,使得我军遭受伤亡。

越南人对张总长的到访极为重视,接待工作隆重而热烈。欢迎宴会结束后,越南国防部为我们代表团举行了专场文艺演出。期间一些中老年的越军文工团员为我们演唱了许多歌,包括一些中国的歌。说实话,当时的音响、舞美都很一般,我们只是礼节性地鼓鼓掌,但张总长听得很激动。演出结束后回到越南国防部招待所,张总长的激动心情仍难以平息,于是给我们几个工作人员讲起了他的独特经历。

图片 12

图片 13

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中,黄永胜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衡宝战役等。在这之后,他来到华南,先后任第13兵团司令员、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

1967年,时任广州军区作战部作战科长的张万年突然从同事们的视线中消失。他的妻子只知道他去执行绝密任务了,但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一年之后,张万年回来了,体重掉了几十斤,妻子几乎都认不出他来了。这一年的神秘时光,他就是在越南度过的。他是中国派往越共的军事顾问,执行抗美援越的任务。

广州军区历经多次经典战役,走出了一大批优秀司令员。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就是其中之一。张万年1928年出生于山东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4年,16岁的张万年开始了军旅生涯。解放战争时期,张万年屡建奇功。

张总长对我们说,那一年的日子过得非常艰苦,一个越南联络军官带着一个排的越南士兵护送他前往越南中南部,他们在丛林中冒着美国飞机的轰炸,沿着胡志明小道前行,有几个越南战士牺牲了。他们没有粮食吃的时候,在丛林里逮住什么就吃什么。那是现在很难想象的艰苦岁月。在那段日子里,他听到最多的歌声就是今晚那些老文工团员唱的战时歌曲。而那位曾经护送他前往南部的越南军官就在文艺演出的现场。

解放初期,粤东是台湾国民党军队破坏的重点地区。张万年随部队驻守粤东,先后参加了解放南澎岛战斗和东山岛战斗。1956年6月,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和总参谋长黄克诚、副总参谋长陈赓到粤东视察部队战备工作。

张总长讲到这些时候,眼里闪着泪花。中尉的我那时并不能完全体验他的心境。

张万年对粤东地形、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了如指掌,因此首长点名由他随同视察。视察中,张万年有问必答,准确无误。彭德怀非常满意,表扬张万年说:“你是个活地图。”

对越南的访问在怀旧的气氛中继续。我们最后抵达了胡志明市,也就是越战时的西贡。越战就是在这里结束的,张总长在当越军顾问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战争的结束。出了胡志明市,我们驱车向西,来到了古芝,这里已经离柬埔寨很近了。在丛林里,越南军官带我们参观了着名的越战古芝地道。这里的地道挖得很深,地下共有三层,地道很窄,美国大兵根本就钻不过去。我们跟着张总长就在这狭窄的地道里穿行,越南军官还为我们准备了战争年代的食物,张总长津津有味地吃着。

1962年,张万年被任命为“塔山英雄团”团长。上任后,多数时间他都在连队蹲点。师长阳震后来回忆说:“他这个团长,你在机关里找不到他,要到连队去找。”

写到这里,一切仿佛不过是对战争年代的一种怀旧,无非是在印证着两国关系曾经的友好和一个老兵对于战斗过的土地的那份怀念。而我更愿意把时间推回到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的那一年。

1968年6月,在援越抗美前线作战的张万年被任命为陆军第127师师长,从广西移防河南,担负战略预备队任务。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127师在张万年的指挥下,五战五捷,进展神速。127师的战士曾在前线捡到越军的传单,上面用中文赫然写着“消灭127,活捉张万年”。

我见过许多参加过这场战争的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为了我军的高级将领,也有许多人在战后从战士被提升为军官。我听他们讲起过这场并不精彩却异常残酷的战争,一场由久经沙场的老红军指挥,年轻士兵参加的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战争。但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越南人在战场上的残暴咬牙切齿,听他们讲起这段历史,仇恨就会在我的心中漫延。

战场上的张万年令敌人闻风丧胆,生活中的他待战友亲如手足。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在望时,张万年的部队奉命即将撤回,他与师政委蔡春礼商定要晚些再走。“我想再到峙浪山烈士陵园去一趟,再跟他们告一次别。”

图片 14

张万年说。还没走进陵园,一眼望见新竖起来的墓碑,张万年就流下了眼泪。走进陵园后,已经泪流满面的他缓慢地走到每一块墓碑前,跟烈士们一一道别。直到天快亮了,张万年向最后一名烈士道了别,才返回。

脱离战争已久的中国军队面对越南的山林起初进展并不顺利,伤亡惨重。但其中有一支部队表现出色,并改变了被动的战局,那就是我们的王牌127师。而当时的师长就是张万年,他担任127师师长长达十年之久。127师五战五捷,进展神速,自身的伤亡却很小。正面的越南部队也十分清楚他们的对手是谁,127师的战士曾在前线捡到越军的许多宣传传单,上面用中文赫然写着:“消灭127,活捉张万年”。

1982年,张万年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1985年,武汉军区撤销,张万年调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87年被任命为广州军区司令员。1988年10月,张万年组织广州军区各机关进行协同作战演习,分析研究了世界上围绕海洋争端爆发的局部战争战例。

这就是历史,一个战将和一个国家。有关这段战争,我们现在已经很少谈起。在1994年的张万年上将的和平之旅中,他并没有和我们谈起这段战争的历史,我们都向前看了。世上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中国的外交已经进步,国家利益取代了意识形态成为中国外交的主导思维。

1990年4月,张万年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995年9月,被增补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5年12月,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97年9月,张万年当选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战争快过去28年了,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非常陌生。那些长眠于青山红土间的共和国军人当时差不多20来岁。随着中越关系的全面正常化,中越的陆地边界谈判也已圆满结束,他们曾经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土地有一些又回到了越南人的手中。他们的鲜血是否白流了呢?

1979年2月17日清晨,在中央军委的指令下,对越反击作战打响了,我边防部队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的打击掩护下,从广西云南两个大方向,以排山倒海之势,用强大的兵力,分成13路,跨越中越边境战线,向越军发起全面反击作战。

世事无常。那些战死疆场的军人没有看到今天和平繁荣的中国,没有看到中越走向和平。但作为军人,他们无愧于自己的称号,他们永远应该是共和国的英雄,我崇敬他们。

我边防部队127师为东线战区第一路,从广西宁明县爱店镇边境战线上,向越方支马地区守敌,发起反击作战。经过几天的英勇善战,我师全歼驻防在支马地区16个高地的全部守敌,消灭敌人共计一个加强营,取得反击作战首战告捷。

张万年指挥对越作战公然反驳军长:打仗能带条令?

长条山位于越方支马地区和绿平县城之间,是敌方绿平县城外围驻点之一,一条简易的土面公路,从支马地区通向绿平县城,也是我军前进的唯一道路,重要道路和必经之路。

图片 15

从表面上看,长条山既不巍峨也不高大,但是树木丛林,杂草丛生,怪石嶙嶙,密度之大,便于隐藏,敌方阵地A型和S型战术通道紧紧相连,坚硬牢固,分上下两层,高射机枪6挺,上下各3挺,装备配置较好,火力强大,弹药充足。

自卫反击战打响时,张万年为“铁军师”师长。张万年熟悉地形和敌军特点,因此,敌军既惧怕又恼怒,打出了“消灭一二七,活捉张万年”的标语口号。

山上山下,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能相互支援,协调作战。驻防长条山守敌,是越方凉山特工大队绿平分队的一个女兵排,该排女兵27人,少尉1人,中尉1人,合计29名。(敌方资料来源于此战结束后,我方从守敌阵地缴获翻译得到的)长条山北面为我军攻击正面,地形较为平坦,稻田成片,视眼开阔,十分有利于越方守敌打阵地战,打狙击战。该阵地南面为越方纵深腹地,山连山,森林成片相连,非常有利于守敌隐蔽逃跑,迅速撤退,并分股打游击之战。

1979年3月3日19时,张万年接到军首长指示:因正面进攻某市的部队尚未赶到指定位置,总攻该市的时间改为4日早上7时。正准备渡河的某团二营和火箭炮营当即奉命停止行动。

为了更多的消灭敌人,为了减少我先头部队不必要伤亡,为了大部队迅速向越方纵深打击前进,师首长张万年决定,急调我军坦克部队坦克4辆,立即投入战斗。在坦克部队的掩护下,在我方炮火再次打击掩护下,我先头部队再次发起攻击,参战人员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猛打猛冲,一鼓作气,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敌我较量拼杀,最终参战将士将长条山之顽固守敌全部消灭。我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后,缴获敌方大量武器弹药。

张万年陷入两难之境。后面的部队停止渡河,已经过河的两个营就呈孤军突出之势。若夜间对方部队突然重兵压来,展开攻击,两个营势必背水作战。如果不撤回来,则有被对方吃掉的危险。可是,对方一旦重新占领河对岸,加强防守,再次渡河将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同时,参战人员也惊讶的发现,死在战壕之中的全部是越南女兵,她们上身无军装,下体无军裤,光着脚,只穿背心和短裤,肢体分离,血流成片,可见战斗的场面十分残酷和震惊。越南女兵的战斗作风及宁死不降的顽强精神,使我参战人员深感惊叹。出于国际法人道主义精神,我方将越方死亡女兵就地埋葬。

广州军区首长和张万年一样着急。是撤回,还是不撤?广州军区前指也在犹豫。军首长的意见是,将渡过河的两个营撤回北岸,他们提醒张万年说:“真的让对方一下吃掉两个营,损失太大,还是稳妥一点好。”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央军委下达集结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万军人奉命集结在云南至广西的772英里的边防战线上,二十五日,我军完全封锁中越边境全线。

面对开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张万年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大脑急速运转着。他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反复考虑利害得失,很快定下了决心,并上报军首长:以攻为守,“指南打西”,搞乱对方的神经,提前瓦解对方重兵可能对我过河部队的攻击行动。

1979年2月17日凌晨,我军炮兵部队数十万发炮弹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有生力量,我步兵部队全面进攻,直到我军攻下谅山,深入越南40多公里,从2月17日至3月5日宣布撤军,短短17天,双方合计伤亡10万以上,日均6000人,用血流成河来描述这场边境战争绝不夸张。XLW

张万年的决心充满了勇气和智慧。军首长及广西前线首长批准了他的部署。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周世忠也对张万年的这一决心非常欣赏,他要军首长转告张万年:“沉住气,既要指南打西,就要打得像真的一样,炮火要猛烈,让对方整夜都处在惊慌失措之中。只要坚持到天亮,我们就赢了!”

1979年我们出兵越南,这场战役是我军陆地最后的大规模,这场战争目的是什么,有何意义?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关于这场战争,媒体上几乎不见踪影,几乎被国人遗忘。至于这场战役的目的和意义,更是无人提起,提起来也是一本糊涂账。

图片 16

那么,当年我们在经历了几十年贫穷、刚刚步入改革开放、几亿人温饱问题尚未解决之时,押上几十万年轻的生命,发动这场战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张万年以攻为守、指南打西,搞乱对方的行动奏效了。对方被我军炮兵和步兵的“异常活动”搞蒙了,匆忙进行了一夜的紧急调动,根本无暇顾及“铁军师”控制的渡口。张万年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充满凶险和不测的夜晚将平安度过。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