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长叹!1987年中国差点从印度手里收回藏南
2020-04-02 

1987年夏,我百余名官兵手持多种现代化轻武器一线排开,怒视蚕食我领土的400多名印军……一小时后,暴雨后挟着冰雹砸下来,打得钢盔和枪管直响,我军官兵岿然不动。

  原标题: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将军:打仗?中国就等印度给这机会!印度会遭受比1962年更惨重的损失。。。  

6个小时,大地静得令人心颤。最后,对手竟在这无言的逼视中潮水般地溃退下去……很少有人知道,这次桑多洛河事件差点酿成了第二次中印边界战争的爆发。

  自印度非法越界事件发生以来,印方不仅无视中方克制、拒不纠正错误,其官方人士和媒体还通过炮制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为印军非法越界行为编造借口:

图片 1

  “越界是出于安全关切”“洞朗属中国与不丹争议领土”“中方愿谈‘早期收获’就表明存在争议”……

长期以来,中央政权对西藏疏于管理。清朝初创时对西藏本身兴趣不大,主要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喇嘛教控制蒙古高原各部落,所以清皇室才装出是藏传佛教信徒,与藏传佛教的高层不断交往,许以厚利,引诱他们倒向清方。

  印方观点不断变化,用新错取代旧错,实则无理搅三分。

随着清与准噶尔在整个中国西部的长期战争的进行,清廷逐步认识到,西藏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地缘战略上对中国整个西部的安全与稳定都相当重要,于是日渐倾向于将西藏直接收入版图。

  中国外交部8月2日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后,8月3日上午至4日凌晨,解放军报、新华社、外交部、国防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以及人民日报等中国6个国家部委和机构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发声,披露印方非法越界的性质,并强调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

西藏的归附最关键的转折出现在1793年,当时尼泊尔的廓尔喀人入侵西藏,清廷应西藏的求救,派军入藏救援,击败尼泊尔后,订立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长期驻军,并规定驻藏大臣为西藏世俗权力的最高人物。可以说,以此为标志,西藏正式纳入了中国版图。

  这一个多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行动起来,开展针对性部署。我们相信,解放军已经做好军事斗争的充分准备,一旦战事开启,解放军必将以雷霆万钧之势给敌人一个惨痛的教训。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很快把目光投向了西藏。几乎与此同时,同样独立不久的印度,乘新中国成立之初忙于他务,还无暇西顾之机,于1951年2月派兵越过西山江、达旺河,占领了达旺;印度在侵占达旺前后,还侵占了“麦线”以南门隅的马果等地。

  “打仗?中国就等印度给这机会!”这句话出自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将军。

10月,印军又在直升机的配合下,侵占了上珞瑜的巴恰西仁地方,在梅楚卡等地强行建立兵营。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印军反而进一步加紧侵吞,到1953年印军基本上侵占了门隅、珞瑜、下察隅各地。此后,印军又越过“麦线”向北推进,侵占了西藏的兼则马尼等地。

  自1962年那场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之后,50多年来,印度在中印边境不断挑起冲突,似乎总想要激化出第二次的中印边境战争。1987年就曾发生过这么一次冲突,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却非常重要。

因为这段时间上有所重合,现在有些人指责当时入藏的解放军没能尽到保护国土的责任,即进藏后没有马上派兵去“麦线”以南驻守,并驱逐已有的印军。其实,这种推测是根本不可能成立的。

  库叔特邀这次事件的亲历者——上面提到的这位老将军,为大家展开回忆(文中所附珍贵的图片也由老将军独家提供)。

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中央政府根本就不知道藏南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麦克马洪线也只有极少数人听说过,因为这条“麦线”一度长期被英国人保密,而新中国政府既没能继承原来的国家外交资源,自己培养积累的外交人才和资料也相当匮乏。一直到1953年底,中国政府开始与印度进行有关西藏问题的谈判时,噶厦才向中央代表提供了藏方所藏的“麦克马洪线”原图。

  让我们跟随他走进1987年。

那是一份大小不到1平方米的地形图,但既无等高线,也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只有一条西起不丹与我国西藏交界处、东至中缅尖高山交界处的红线。

  采访整理 | 蒲海燕 吴文清

朝鲜战争签约停战后,中国开始能腾出手与印度谈判解决关于西藏历史遗留的问题。中印谈判自1953年12月31日始,到1954年4月29日双方签订了《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最高通商和交通协定》,这份协定取消了印度在藏的特权。这个条约签署之后,中印关系的友好程度也一度达到了高峰。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954年起,驻藏解放军开始逐渐向边境地区分兵驻守,随着解放军进入中印边境地区,中印在边界上的矛盾与冲突于是就不可避免地频繁和尖锐了起来。

  1

1954年,印度成立了“东北边境特区”管辖中国藏南地区,同年出版的印度官方地图首次把“麦克马洪线”从1936年以来注明的“未标地界”改为“已定界”;1972年,印度将该特区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又过了14年,印度议会立法将“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邦”。

  巡查发现印军异常

1959年3月22日尼赫鲁给周恩来写信,正式向中国提出大片领土的要求。1960年6月到12月,中印两国官员举行会晤,分别提出和审查对方提出的边界主张的论据,印方要价极高,且毫无妥协之意;而到了1962年8月至10月,更多次拒绝与中国继续举行谈判。此后,印度的贪婪直接导致了1962年的那场中印战争。

  1987年4月的一天,西藏军区山南军分区边防某团副团长带队,组织了一次例行性边境巡查活动。

任何公正客观看待问题的人,都不会认同将某种历史事件完全从当时的背景、条件下割裂进行看待的做法。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各方在各个时期采取的态度与策略是不可能绕开当时所面临的时局背景的。

  由于西藏军区冬季气候恶劣,每年从入冬后的十二月到来年四月间,为大雪封山期,根据军委和总部要求,在此期间,边防连队除了对关隘和重点目标、地段保持监控和巡逻外,一般不能进行全防区的巡查。为了保持对边境的有效监控、保证安全,每年开春后,由各边防团组织团属步兵分队分成若干机动巡察支队,对整个边防线的情况进行拉网式的检查和布控,防止印军利用这个季节蚕食我国领土。

如当解放军入藏时,“麦线”以南地区主要据点都已经落入印度之手,而中国能从内地调入西藏的力量严重受限,同时西藏内部却又有重重危机,在这种条件下与印度开战根本不可能收回藏南,反而有可能丢掉更多控制区,助长印度气焰;甚至导致印度全面出兵,努力扶植一个“独立西藏”(这是当时美英都非常乐意乐见、甚至已经私下向印度积极鼓励的)。

图片 2

很显然,任何对国家负责的领导人或政府,都不可能也不应该在那种极端不利的条件下冒险决战,而只能是选择暂时维持、稳定边界现状。

  那年的巡查,是山南军分区某团副团长带队的机动巡逻分队执行的。这个分队由一个步兵连加强一个侦察班(骑兵)、一个82迫击炮排(3门火炮)、一个82无座力炮排(4门炮)、一个重机枪排(3挺重机枪)组成。这是一支按照战斗姿态组成的、可随时应付突发情况而战斗的巡逻分队,所有人员与装备分乘10余台车辆执行任务。除了副团长外,指挥组还包括一名作战参谋、一名侦察参谋、一名通信参谋和步兵营副营长。

事实上,新中国一直在努力扭转这种局势,比如通过谈判的和平手段尽可能收回外国特权、争议的领土;大力加强内地与西藏交通建设,尽量弥补在后勤上的致命弱点;宣传民主改革、大施福利恩泽,与旧噶厦政府争夺藏民人心,为全面、深入地巩固在西藏的地位打基础、作准备;同时占据实控线以北要点,阻止进一步入侵。

  当巡逻队到达桑多洛河谷地段时,已经天黑,副团长命令部队就地宿营,准备到第二天早上再前往河谷南端的中印边境山口进行巡察。部队宿营后吃过晚饭就扎营休息了,但晚间九点多,负责夜间宿营警卫的卫兵发现,河谷南端的边境山口上有火光和说话声,便立刻报告了副团长。副团长马上起来观察,确认是有人在山口方向活动,并判断为印军在那里活动。

最后更是进行平叛和民主改革,建立了真正服从中央、认同国家的自治区政权。了解西藏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西藏全面建立了忠诚与服从中央的地方政权,实现了国家对西藏基层的最直接有效治理。

  于是,副团长立刻命令侦察参谋带一个侦察组前往山口进行侦察。两小时后,侦察参谋带一名侦察员返回(其他仍在原地监视印军),向副团长报告了可能有一个连的印军,已经占领了河谷中双方虽未经划定、但彼此默契的我方一处制高点,并已经构筑了战斗工事。

1962年的失利深深地挫伤了印度这个大国的自尊心,印度知道要想抚平创伤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中国复仇。尽管20世纪80年代印度各党派都同意继续中印关系正常化的进程,确保印度对华外交政策的连续性,但是,拉·甘地在陆军势力的鼓动下重拾尼赫鲁的“前进政策”。

  从侦察到的情况看,印军到达的时间也不太长,工事还不完备,好像正在加紧构建中;从其警戒状态看,似乎并未发现我军巡逻部队已经到达。

经过多年来苏联的支援而实力大增的印度认为,报复1962年失败的时机已到。那是1987年5月的一天,由山南军分区某团副团长带队的一支机动巡逻队在藏南一带巡逻,这个分队由一个步兵连加强一个侦察班、82迫击炮排、一个82无座力炮排、一个重机枪排组成。

图片 3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按照战斗姿态组成的,可随时应付突发情况而组成的战斗巡逻分队,所有人员与装备分乘10余台车辆执行任务。除了副团长外,指挥组还包括一名作战参谋、一名侦察排长、一名通信参谋和步兵营副营长。

  2

当巡逻队到达桑多洛河谷地段时,已经天黑,副团长命令部队就地宿营,准备到第二天早上再前往河谷南端的中印边境山口进行巡查。部队吃过晚饭就扎营休息了,但晚间9点多,负责夜间宿营警卫的卫兵发现,河谷南端边界山口上有火光和说话声,便立刻报告了副团长。

  印方先开第一枪

两个小时后,从边界山口回来的侦察参谋报告,可能有一个连的印军,已经占领了河谷过去双方虽未经划定、但彼此默认的我方一处制高点,并已经构筑了战斗工事。

  事出紧急,这位副团长当机立断,命令副营长和作战参谋拟定战斗预案,并命令部队立刻进行战斗准备:五点钟开饭,五点半出发,在拂晓以战斗状态前往印军占我地区进行交涉,电台于早上八点,将当前情况与我方决心和部署报告军分区与团部。

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除通信与后勤人员外,巡逻队全体战斗员按战斗编组和攻击部署,进入攻击出发阵地。从当时侦察情况看,印军位于河谷我方重要制高点的兵力约有一个加强排,但在其后方500米处,还有一个排的兵力,副团长判断印军兵力约为一个连,并配备有60迫击炮和重机枪等武器,在纵深可能有更多的兵力和大口径炮兵支援。

  早晨六点左右,除通信与后勤人员外,巡逻队全体战斗员按战斗编组和攻击部署,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在阵地上,副团长向各分队指挥员再一次明确了作战预案和战斗部署,一旦发生意外,部队将根据情况采取进攻或防御。随后部队开始构筑战斗工事。

从印军部署看,是准备在原由我方控制的这个制高点上长期驻扎。

  从当时侦察情况看,印军位于河谷我方重要制高点的兵力约有一个加强排,但在其后500米处,还有一个排的兵力。副团长判断印军兵力约为一个连,并配备有60迫击炮和重机枪等重武器,在纵深可能有更多的兵力和大口径炮兵支援。从印军的部署看,是准备在原由我方控制的这个制高点上长期驻扎,实为蚕食我领土、推进实际控制区的行动。印军已经基本完成战斗准备,若按正常交涉,其不会退出我方控制区域,并有可能对我进行主动攻击。

8点多左右,副团长副营长带侦察参谋和3名侦察兵、一名报话员和一名翻译,前往印军占领的我方高地据理进行交涉,印军始终态度蛮横,在发现中国军队好像人数不多时,印军士兵开始以武器对准中方交涉人员进行威胁,同时,据守在高地上的印军也开始进行战斗活动。

  根据这个情况,副团长又草拟了一份电报,在电报中将侦察情况进行了再次详报,并请求立刻给予增援。副团长判断印军这次是有组织的武力蚕食我领土行动,不太可能像过去那样通过交涉使其退出,战斗很有可能一触即发,并迅速升级。我们将本着“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努力通过边境交涉迫使其退出我方实际控制区,但一旦印军主动使用武力,我们将在确保整体安全和占据主动的情况下,坚决予以还击,并坚守到增援部队到达。

看到交涉无果,副团长命令副营长和侦察参谋撤回。但在我方人员回撤过程中,印军突然向我交涉人员射击(据印方后来解释时因为士兵紧张而走火所致),当场打伤我副参谋长,该参谋长后来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8点多左右,副营长带着侦察参谋和3名侦察兵、一名报话员和一名翻译,前往印军占领的我方高地据理进行交涉,指出印军已经严重侵犯我方的领土,现在必须立刻退出去,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要由印方负责。

鉴于印军打伤我交涉指挥员,我副团长当即命令部队发起攻击。此时,我攻击分队已经完全占领攻击出发位置,并采取了迂回包围战术,迂回到印军后方发起了攻击。在我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炮等火力的支援下,我攻击分队仅用半小时,即攻占了由印军非法侵占的我方高地,共击毙印军13人,其中军官1人,俘敌8人,其余向南溃逃,我军未予追击。战斗中,我方亡4人,伤11人。

  在副营长到达印军阵地前,并通过手提喇叭向印军喊话后,印军一名军官带领几名士兵走下了高地,副营长向其通报了职务和要求后,印军军官表示,这是印方的领土,印军不会撤退,并要求中国边防军人离开,否则由此发生的一切严重后果,要由中方承担。几番耐心交涉,印军始终态度蛮横,在发现中国军队好像人数不多时,印军士兵开始以武器对准中方交涉人员进行威胁,同时,据守在高地上的印军也开始进行战斗活动。印军军官和士兵甚至以下流的手势和语言对我军交涉人员进行侮辱。看到交涉无果,副团长命令副营长和侦察参谋撤回。但在我方人员回撤的过程中,印军突然向我交涉人员射击,当场打伤我方副营长,该副营长后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下午两点左右,不甘心失败的印军在大口径火炮支援下,出动了加强连开始对我防御部队展开了攻击,但在我军火力的打击下,印军很快就退回。入夜后,印军不断地以迫击炮和纵深火炮地我阵地进行连续的火力攻击,副团长判断印军可能在第二天天亮继续进行攻击,命令部队加修工事,做出抗击敌人大规模进攻的准备。

  鉴于印军首先向我开火,并打伤我交涉指挥员,我方副团长当即命令部队发起攻击。此时,我方攻击分队已经完全占领攻击出发位置,并采取了迂回包围战术,迂回到印军后方发起了攻击。在我方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炮等火力的支援下,我攻击分队仅用半小时,即攻占了印军非法侵占的我方高地,共击毙印军13人,其中军官1人(准尉副排长),俘敌8人,其余向南溃逃,我军未予追击。战斗中,我方亡4人,伤11人。

同时,副团长将已发生的情况迅速向团部和山南军分区做了报告,表示将坚守到最后一个人。

  夺取印军非法强占的我方高地后,副团长立刻命令部队进行防御部署,准备抗击敌人的反扑。果然,下午两点左右,在印军位于纵深的大口径火炮支援下,约一个加强连的印军开始对我防御部队展开了攻击,但在我军的火力打击下,印军的进攻很快退回。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