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打破民进党在高雄连续20年"执政"神话 力挺"九二共识"-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2020-04-09 

美国《洛杉矶时报》2月10日文章,原题:中国大陆长长的影子笼罩台湾经济并努力重振台湾经济 刘宏诚一家在高雄一个早市卖苹果、橙子和樱桃已有30年。那些年里,刘家总是投票给抵制两岸统一的蔡英文所在的政党。去年11月,渴望滚滚财源的水果商刘改变立场。在高雄市市长选举中,他把票投给后来胜出的候选人——支持与北京对话的国民党的韩国瑜。韩的口号是: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财。

图片 1

非典型国民党人韩国瑜:温良恭俭,但不让

几十年里,台湾地区经济困难重重,工资水平停滞、经济增长低下,消费者和外国投资者缺乏信心。一些当地人认为,可借助中国大陆市场重振台湾经济。韩国瑜的市长竞选就是利用了民众对高雄经济停滞的不满。他表示,要把台湾的鱼和蔬菜卖到大陆市场,韩国瑜因此吸引了成千上万支持者。

资料图:台湾地区政治人物、中国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

文/郑雨晴 曹然 本刊记者/徐方清

也有人称大陆生意不靠谱。但不管怎样,若要重振台湾经济,中国大陆都是突出因素。若与之太过疏远,这个大经济体可能把台湾从供应链和地区贸易协定中排除,遑论世界第二大市场了。但若太过依赖,台湾地区的政治未来可能落入大陆掌握中。

(海外网11月25日电)台湾地区24日举行 “九合一”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国民党在选举中大获全胜,斩获15个县市长席位。而选举过后,不少当选人都高喊要坚持“九二共识”,更直接表明,蔡英文当局不与大陆交流,“我们地方政府积极交流”。

本文首发于总第879期《中国新闻周刊》

制造业和航运曾给高雄带来就业与财富。但上世纪90年代,中国大陆开放,而台湾地区劳动力成本上升,当地工厂大批搬到大陆,带去专业技能和急需的投资。30年后,大陆开始向消费为主的经济转变,许多工厂迁往东南亚国家。而在以重工业为主的高雄,企业从未把握住强项——信息和通信技术。

在此次选举中,国民党从民进党手中直接夺取7席。国民党韩国瑜更是在高雄选战中胜出,打破民进党在高雄连续20年“执政”的神话。韩国瑜在受访时表示,“九二共识”就是他对两岸的看法,他要做到条条大道通发财、通赚钱,和所有人和平来往、交朋友,并会加大力度,为年轻人开创更好的条件。台中市长当选人卢秀燕25日呼应了韩国瑜的说法,她表示,未来台中不谈政治只拼经济拼民生,“九二共识”最能发展经济,带来和平,是可以给民众带来好日子的共识。

在高雄竞选现场震耳欲聋的“市长好”呼声中,衣衫皱巴的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携手同样衣着素朴的妻子李佳芬,一起走上台,一次次90度鞠躬致谢。感谢的名单中,有站在他身边的妻子,有民进党“对手”、现任高雄市长陈其迈。

在高雄等城市,台湾年轻人大批离开,前往大陆或别的地方。目前台湾地区1/10劳动人口住在大陆,因为那里工资高很多。国立台湾大学的张登及教授说:“年轻人更务实了。这无关认同,是利用资源。”

此外,在台湾选举中得票率第二高的南投县长林明溱也表示,自己举双手赞成“九二共识”。林明溱说,蔡当局虽然口说两岸要“维持现状”,但其实早已脱离现状,甚至跟大陆已经“严重对立”,这样的对立,对台湾来讲是非常不利的。南投县的观光客减少,饭店、民宿和游艇业,整个观光产业都很萧条,韩国瑜主张接受“九二共识”,“我举双手赞成”,同时将快速成立两岸工作小组,蔡英文当局不交流,“我们地方政府积极交流”。

“高雄未来一定要秉持高雄最高价值,爱与包容,不分蓝绿,不分族群,大家一条心,为高雄未来打拼。”以15万选票大胜对手的结果,似乎并没有让韩国瑜感受到胜利的喜悦,他一脸严肃的表情。

对做小生意的人来说,只要与大陆接触能有更多生意,那就是好的。55岁的水果贩林正雄说以前大陆游客来高雄时,他曾卖给酒店数百公斤番石榴。现在每次只能卖出几十斤,“我们只希望经济好起来。”

多位县市当选人力挺“九二共识”,无疑是一种民心所向的体现。从2016年“5·20”以来,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破坏两岸的共同政治基础,放任纵容“去中国化”、“渐进台独”,阻挠限制两岸的交流合作,造成当前两岸关系的紧张对立,两岸同胞对此都是坚决反对的。而蔡当局的做法也压垮了台湾的经济民生,台湾南部、东部等经济体质较弱地区哀鸿遍野,众多观光产业链业者都不支倒地,这种情况下,民众急切地寻找好的解决方法。港媒评论称,此次选举民进党惨败,表示台湾新民意已经出现了。这种新民意就是两岸要和平、和解,要大交流,台湾要大发展。

对于发生在高雄的这场选举,韩国瑜自己形容称,这是台湾民主政治史上的“神奇一幕”。

也有人担心与大陆做生意是陷阱。高雄某工会主席称,蔡英文的政策令大陆游客减少,这说明大陆生意具有政治风险。还有人担心台湾的政治未来可能成为美中贸易战的谈判筹码。但水果商刘表示,经济利益可能最终促使台湾自愿统一,“政治形势变好的话,我想,我们最后会自己纷纷跳到那边去。”(作者艾丽斯·苏,陈俊安译)

而国务院台办发言人马晓光也表示,这次选举的结果反映了广大台湾民众希望继续分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红利”,希望改善经济民生的强烈愿望。马晓光说,我们将继续坚持“九二共识”,坚决反对“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团结广大台湾同胞,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道路。在对两岸关系性质、两岸城市交流性质有正确认知的基础上,我们欢迎台湾更多县市参与两岸城市交流合作。

在今年4月9日宣布参选时,“外乡人”韩国瑜的民意支持率比陈其迈低了30多个百分点。半年多的时间后,毫无精英气质、长期仕途失意的“非典型”国民党人韩国瑜,却做到了很多国民党“世家子弟”们都没能做到的事,几乎是以“一人救一党”,不仅在深绿营地的高雄刮起了“韩流旋风”,还整体拉升了国民党的人气。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1月24日报道,蔡英文在民进党中央党部说,对于地方选举的结果负起完全责任,辞去党主席一职。蔡英文只作了大约1分钟的败选感言,随即离开。多位民进党籍候选人当晚陆续发表败选谈话,矛头纷纷指向民进党中央与蔡英文,要求民进党面对这次重大的挫败,深刻检讨、反省。此外据台湾联合新闻网11月24日报道,台湾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晚间现身中央党部,表示感谢台湾民众,让国民党目前赢得15席。报道称,吴敦义致辞呼吁所有当选的候选人,一定要重建有效率、服务亲切勤快的政府和立法机构;重建繁荣、均富的经济;建立和谐、公义的社会;依据“九二共识”,维持两岸和平稳定发展。

据台湾当局选务主管机关的票数统计,在11月24日开票的“九合一”选举中,四年前在“九合一”选举中溃不成军的国民党,拿下了22个县市长席位中的15席,一举扭转上一次只占6席的颓势,而民进党则从四年前的13席变成6席,另有1席为无党籍人士。

台湾“中央社”11月24日报道称,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胜选后在竞选总部表示,11月25日起将筹组市府小内阁,全力拼经济。他呼吁大家挽起袖子,上下一心。台湾“中央社”11月24日报道还称,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胜,接下来的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势必要乘胜追击,提早部署。国民党各个“天王”在选后都保有能量,吴敦义和朱立伦原本就被视为是国民党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可能人选,马英九回锅再战的传言也甚嚣尘上。不过,在这场选战中累积超高人气的韩国瑜,通过全台站台辅选,成功掀起“韩流”,2020一役,势必也将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九合一”选举是指台湾地区的“直辖市”市长、县市长、“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村里长、山地原住民区区长及区民代表在同一天内选出。上台后仅仅两年,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就挥霍掉她担任民进党主席十年里辛苦经营才得来的优势。

此番“九合一”选举败局已定后,还没有等到台北市的最后开票结果出炉,民进党内部的“问责风暴”就开始刮起。

11月24日晚9时许,就在韩国瑜庆祝胜选并着手筹划履职工作时,民进党召开记者会,蔡英文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有分析指出,虽然不排除蔡英文此举是“应急之举”,未来她依然有重掌民进党的可能,但蔡英文本人以及民进党的政治信誉遭受重创已是不争事实。

此番“九合一”选举,一个新变化是第三方势力在台湾大幅崛起,不支持国民党也不支持民进党的中间选民,超过了两党的支持者总和。这样的结果再加上韩国瑜的“非典型胜利”,很难被简单归结为“蓝胜绿败”。未来的民意走向,仍然摇摆难定。

“黑道”与“菜虫”

“我黑道来了喔,我是黑道,我是菜虫。”

61岁的韩国瑜晃着半秃的脑袋,在各个竞选活动现场一次次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毕恭毕敬地行90度鞠躬礼。

今年9月,他还被指控曾在担任公职期间与台湾黑道势力勾结“捞人”。韩国瑜对此回应称,自己从未加入任何帮派,如果爆料者拿出证据,他将退出高雄市长竞选。

但韩国瑜的性格确实与传统台湾政客有些不相符,与他相熟的人对台湾《天下》杂志表示:“他习惯搭肩搂腰,你兄我弟。”

“黑道”的形象与他早年的经历并不匹配。

据台湾地区立法机构网站公布的信息,韩国瑜曾毕业于台湾“陆军官校、步校、军校”,后进入东吴大学英文系学习。在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期间,韩国瑜师从“九二共识”概念的台湾提出者苏起,毕业论文题目是“从中共对台统战看两航谈判”。

研究生毕业后,韩国瑜历任花莲师范学院、世界新闻学院讲师,文化大学推广中心主任,并为《中国时报》撰稿。

上世纪80年代,他投身政坛活动,1990年首度当选台北县议员,后又在时任国民党秘书长宋楚瑜的提携下,当选台湾地区第二、三、四届民意代表。

在政治生涯中,喜欢强调自己当兵出身的韩国瑜多次被爆出参与地方议会和立法机构的打架斗殴活动。

最著名的一次发生在1993年5月5日,后来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陈水扁在立法机构质询时称,台湾地区“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对“大陆荣胞”资金分配不当,“把这大陆荣胞当作什么?当作猪在养啊?”坐在台下的韩国瑜当即怒斥陈水扁的言论“残忍”,“怎么可以这样讲话!”

根据台湾地区立法机构的记录,随后“现场一片混乱”,韩国瑜冲上台,打了陈水扁一巴掌。两天后,此事以韩国瑜公开致歉告一段落。

今年10月,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还提出:选择韩国瑜就是因为当年他打过陈水扁,“我很认同跟敬佩”。对此韩国瑜回应称,“党主席提起来,我也吓一跳”,同时表示希望肢体冲突和口头暴力都不要再发生,倡导各方走上“和谐沟通的良性政党政治”。

韩国瑜在台湾立法机构活跃了十年,又在2001年落选民意代表后沉寂了十年。这期间,除短暂担任中和市副市长、挂名云林维多莉亚双语中小学“创办人”外,韩国瑜长时间处于失业状态,曾四处奔走谋生。他在接受台湾《天下》杂志采访时曾回忆说:“当时我就一个人,一只手机,谁理过我?”

2012年12月,韩国瑜终于等来了一个新的工作机会,但也被戴上了一顶“菜虫”的帽子。

与韩国瑜岳父交往深厚的国民党地方派系人物张荣味意图掌控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在他支持的总经理张清良遭北农董事长庄龙彦排挤离开后,韩国瑜被张荣味推为北农总经理。

很快,韩国瑜从庄龙彦手中夺回北农实际控制权,并运营这一台湾最大农产运销公司至2017年。

在此期间,北农获利冲上历史新高。但也有公司内部人士对台湾媒体透露,韩国瑜“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很冲,也不会贪,点子一堆,但没一件做得成”,北农的成功得益于这五年来台湾气候良好,适宜农作物生长。

韩国瑜的成名,某种程度上正是归功于民进党人送上的“菜虫”帽子。2016年年底,台湾蔬菜价格因天气原因出现普遍上涨,多位民进党议员将此归罪于北农。

民进党籍台湾地区民意代表段宜康、台北市议员王世坚点名韩国瑜为“菜虫”“果虫”。韩国瑜公开应对质疑,时而在台北市议会上自嘲“我就是个卖菜卖水果的”,时而开发布会表示,要就自己是否会因“菜虫”案进拘留所与民进党议员们赌“吞曲棍球”,逐渐成为舆论红人。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